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請登陸][免費注冊]
搜 索

閑話芯情
海上露香園傳奇
出自:施海慶

我上班的地方離上海南匯很近,正值夏日南匯水蜜桃上市之際,每每見身邊同事們近水樓臺大肆采購,其桃子個個白里透紅、碩大圓整,聞上去還有一股淡淡的果甜。吃的時候,只要用手輕輕一剝,薄薄的皮就可輕松去除,露出飽滿多汁的果肉,入口即化、水潤甘甜,真是消暑之利器,讓這炙熱的三伏天也顯出一點可愛來。

說起這水蜜桃的來源,還真有一番探究。相傳,上海水蜜桃最早是由明代徐光啟之子徐龍興從北方引進的,得益于上海合適的土壤氣候環境,再加上農人不斷的探索研究,最終培育出了一種汁液多、味似蜜的桃子,被形象地稱為水蜜桃,而這其中,又以晚明露香園栽種的水蜜桃最為美味。1621年,王象晉所著的《群芳譜》稱:“水蜜桃,獨上海有之,而顧尚寶西園(顧氏露香園,位于今黃浦區露香園路一帶)所出尤佳。”上海本地作家王安憶曾以露香園為原型創作小說《天香》,其中開篇即為《桃林》,書中寫到:天香園的桃樹掛果了,果實沉重,只二三個就足一斤,皮薄肉厚,汁水飽滿。而這大名鼎鼎的露香園今又在何處呢?

據史料記載,晩明時期曾官至尚寶司丞的顧名世退官歸隱后,打算在上海城北筑園,拓園時意外發現了一方題有“露香池”三個字的石頭,識者以為出自元代趙孟頫之手,顧名世因而將該園命名為露香園。晚明時期修建園林之風大盛,露香園憑借其各處精心筑造的亭臺樓閣、假山水池,往來賓客中又多有松江董其昌與陳子龍之類的名士,很快就成為了上海一處著名的園林。只不過后來顧家第二代大多科舉不順,在家歸隱而居,而生活上卻不減吃穿用度,極端講究,終于將原本尚顯豐厚的家產消耗殆盡,露香園也漸趨沒落,直至康熙年間徹底荒廢。現在的上海,與露香園有關的痕跡便只剩黃浦區的露香園路以及與其同名的豪宅樓盤了,而世人也大多只知豫園和那塊艮岳遺石玉玲瓏,露香園的繁華過往已鮮為人知,不禁讓人唏噓。

其實這露香園除了水蜜桃有一番傳奇外,另有一處出產亦獨步天下,不可不談,即由其園內女眷所創立的顧繡。不同于其他流派的刺繡,顧繡是一種“畫”與“繡”相結合的繡藝,其題材多以宋元名畫中的山水、花鳥、人物等作品為藍本,畫面視覺表現采用或繡或繪的手法,這也是它的一大特色。顧家繆氏,擅長刺繡,以宋代畫繡為基礎,創作了栩栩如生的刺繡作品,被認為是顧繡的開創者。顧名世孫子顧壽潛之妻韓希孟則在繆氏的基礎上將顧繡的刺繡技藝和藝術造詣推向巔峰,是顧繡成就最高,也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韓希孟于崇禎七年(1634年)搜訪宋元繪畫名跡,摹臨繡成方冊,計有《洗馬圖》、《鹿圖》、《補袞圖》、《鶉鳥圖》、《米畫山水圖》、《葡萄松鼠圖》、《扁豆蜻蜓圖》和《花溪漁隱圖》,又稱“韓希孟繡宋元名跡(冊)”。冊頁由顧壽潛作跋,記述繡品制作過程,每開繡品的對頁均墨書董其昌的評贊之語。筆者手中有幸藏有一套1963年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發行的《明露香園顧繡精品》涵套冊頁,是上述“韓希孟繡宋元名跡(冊)”如今可流通的印刷精品版本,與原冊頁同尺寸,當年一版一印全國僅500冊,售價28元,扉頁上有矛盾先生簽章,如今看來也彌足珍貴了。



筆者于其中最愛的便是《洗馬圖》。《洗馬圖》追摹元代書壇領袖趙孟頫人馬畫的風格,繡品描繪馭馬者于河流中持刷洗馬的情形。對頁墨書董其昌詩題日:“一鑒涵空,毛龍是浴。鑒逸九方,風橫玉。屹然權奇,莫可羈束。逐電追云,萬里在目。” 董其昌的書法和他領軍的華亭畫派在明末清初頗具影響力,特別是康熙皇帝對董字推崇有加,上行下效,滿朝文武也爭相取法董字。換個角度看,韓希孟的這套繡冊能得到董其昌的題詩無疑是得到當世大V的加持,其藝術價值和地位在那時已得到肯定。顧繡題材多取自宋代文人畫,宋人美學所滋養出來的各個藝術門類于今看來都是跨時代的美學高地,使如今存世的顧繡作品比之其他各地域繡品有鶴立雞群之感。



如今想再領略顧繡這項傳統工藝技法的魅力,上海有一個地方不可不去。坐落于汾陽路上的上海工藝美術博物館由于其白色的建筑外觀被人戲稱為“海上小白宮”,在博物館的二樓西側的顧繡工作室中這項傳統刺繡技法正在被恢復與傳承中。

前文曾提到韓希孟于崇禎七年(1634年)摹繡成冊,距崇禎皇帝自溢于煤山僅有十年之遙。1644年甲申之變,那一年年號更替,是大明的崇禎十七年,是李自成的永昌元年,也是大清的順治元年。英國著名陶瓷研究學者Harry Garner在其著作《Oriental Blue and White》中曾將1620-1662年定義為中國陶瓷史中的過渡期(Transitional Period),其中1620年是萬歷朝結束,而1662年則是康熙即位。而我們本文中的露香園和園中的那些海上傳奇正好也在這樣的一段時期演繹、綻放,最后走進歷史的深處。顧繡雖是晚明時期形成的小眾化的刺繡藝術,但顧繡的產生離不開晚明特殊的社會政治大背景,也與它的發源地上海的經濟地位、自然環境、人文氛圍休戚相關。與歷史積淀深厚的帝都相比,魔都被人提及時常與開埠和租界等名詞聯系在一起。讀完今天這篇由一只水蜜桃展開的露香園往事,可能很多土生土長的上海人都會驚嘆原來這才是上海!

【作者簡介:施海慶,供職于上海華力市場部,鐘愛文史,雅好收藏,頗有心得。以一只水蜜桃引出海上露香園傳奇,當夏分享,正值其時。】
 

 

0
文章收入時間: 2019-08-12
 
 
SEMI簡介 | About SEMI | 聯系我們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Copyright © 2018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6022522號
滬公網安備31011502000679號
生肖中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