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請登陸][免費注冊]
搜 索

閑話芯情
將JSR重心轉移到光刻膠上的帶頭人
出自:大半導體產業網

(本文根據彭博社報道編輯整理)

“JSR 是一個有趣的案例,他們在光刻膠方面做得很大是因為他們首先在海外取得了成功。”麥格理集團分析師 Damian Thong 表示:”而這一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歸功于一個人的策略——Mitsunobu Koshiba。”

在最先進的芯片工藝方面,JSR 是少數幾個能夠交付產品的公司之一。而 Koshiba 正是將 JSR 的重心轉移到光刻膠上的帶頭人。

25 歲的 Koshiba 1981 年加入 JSR 時,公司最大的業務仍然是輪胎橡膠。(JSR 其實是日本合成橡膠的縮寫。)

幸運的是,光刻膠當時使用的樹脂是 JSR 現有業務能夠使用的,JSR 看到了進入一個新興行業的機會。

但JSR遇到了一個難題,本地的企業集團能夠獲得合同優先權,但它不屬于任何一個本地企業集團。

此外,它還面臨與 TOK(東京應化工業)的競爭,TOK 是日本第一家生產光刻膠的公司。上世紀 80 年代中期,TOK 控制著 90% 的國內市場。

Koshiba 表示,”作為一家沒有企業集團背景的公司,我們必須把目光投向日本以外的地方。”

Koshiba 似乎是最適合幫助公司開拓海外市場的人選。他曾拿著”扶輪社獎學金”在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學習了兩年材料科學。他是公司里為數不多會說英語的人之一,并渴望到國外工作。

1990 年,JSR 將他派往比利時,然后由他牽頭與比利時生物制藥巨頭 UCB SA 成立了一家光刻膠合資企業,瞄準美國市場。

JSR 的轉折點發生在 2000 年。當時,Koshiba 駐扎在加州,他回憶說,在一個周日被拉去參加一個緊急會議,當時他穿著T恤和短褲。

因為有消息稱,一個競爭對手即將與 IBM 達成協議,共同研發下一代光刻膠材料,而他被告知”要把它拿回來”。

Koshiba 依靠他花了十年時間在美國建立的人脈關系網——這些人都是在美日貿易關系最緊張的時候認識他的,在一個月內,他讓 IBM 與 JSR 簽了約。

“沒有這筆交易,我們就不會成為世界第一。”Koshiba 說。目前,JSR 占據了批量生產的最新一代抗蝕劑 40% 的市場份額。

JSR 還為最先進的閃存芯片 3D NAND 提供 30% 以上的光刻膠,這是日本仍與韓國競爭的少數幾個產品線之一。

2019 年,JSR 的收入預計是 90 年代初的 3 倍,利潤預計是 90 年代初的 5 倍。

“想要再建一個 JSR,在研發和人際關系方面,基本上要與他們在過去二十年里投入的一樣多,并重建他們的聲譽。”Thong 表示:?“這些材料的使用量如此之小,投資重建整個基礎設施可能并不值當。”

JSR 和 TOK 目前仍在光刻膠領域占據主導地位。

 

 

0
文章收入時間: 2019-08-26
 
 
SEMI簡介 | About SEMI | 聯系我們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Copyright © 2018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6022522號
滬公網安備31011502000679號
生肖中特微信